公司新闻

钓鱼岛最新事件]日媒:日政府曾购岛前派官员登

  日方妄称,日本商人在1884年前后“发现”了钓鱼岛,经过政府调查确认为“无主地”,遂于1895年以内阁决议的方式将其划归日本“管辖”,借国际法上关于领土取得的“先占”规则将钓鱼岛纳入版图。

  与此同时,一些日本右翼政客借机添乱,试图将钓鱼岛问题与党派选举乃至首相选举挂钩,进一步令事态复杂化。据日本产经新闻网6日报道,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当天表示,日本政府购买并将钓鱼岛收归国有化问题关系到下次改变政权的选举,他希望这个问题“成为能否当选自民党总裁的关键点”。有传闻称,石原慎太郎的长子、自民党干事长石原伸晃将竞选自民党总裁。

  报道还称,相关人士透露,日本上世纪70年代中期集中部署的巡逻船和飞机大多已老化,速度等方面性能不足以满足警备需求,因而将更换成新型设备。此外,为加强对钓鱼岛周边海域的警备,海上保安厅还决定在那霸市新设“那霸海上保安部”。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购买钓鱼岛”事件刺激中日紧张关系之际,日本海上保安部门6日又做出新动作,声称将调动大型海上巡查舰船及空中巡查力量,以强化钓鱼岛海域的“防范”。与此同时,日本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鼓动令钓鱼岛问题成为自民党总裁选举的争论点,并扬言要将募捐来的巨额款项用于修建钓鱼岛上的设施。日本《朝日新闻》6日发表社评“提醒”石原:“政治家要有责任感”。

  根据国际法,“先占”的对象只能是无主地,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绝非什么“无主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

  【环球时报记者 阮天】据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官房长官藤村修9日在记者会上称,有关超党派议员联盟以19日在钓鱼岛上举行悼念仪式为由提交的“登岛”申请,日本政府计划于近期给出结论。

  据日本《每日新闻》9日报道,共同社和每日新闻社联合购入的小型喷气机“希望”号当天亮相,共同社社长石川聪称,飞机将被用于在钓鱼岛上空进行新闻拍摄,期待“希望”号在钓鱼岛等问题的采访中发挥威力。

  日本《朝日新闻》6日发表社评称,石原要购买钓鱼岛的计划从道理上就说不过去。领土、海上警备问题,本来就是国家间的事,政治家应该有责任感,而石原做出那样的行动就很难说了。

  “先占”的实施需作主权宣告,日方做贼心虚,迟迟不敢为之,甚至其将钓鱼岛纳入冲绳县“管辖”的内阁决议也是秘密作出。这与此前日方在占取“大东岛”后发布政府公告宣示主权的做法大相径庭。不难看出,日方对其窃取钓鱼岛一事有意遮掩,但只能是欲盖弥彰。

  相比之下,当前主导“购岛”的日本政府出言谨慎。据美联社报道,日本副首相冈田克也6日表示,日中因岛屿分歧引发的紧张关系是被一些激进分子煽动的,不会损害两国政府关系。他称,日中都在冷静处理事态。此外,针对中方对袭击日本驻华大使汽车的两名男子处以行政拘留一事,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5日表示,日方对于中方在此事件上的处理“郑重接受”。他表示对处分“轻重不予置评”,“强烈期待拘留能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日本窃取钓鱼岛不容于国际正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盟国对日本的侵略罪行进行了清算,1943年的《开罗宣言》明确指出,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包括台湾在内,应归还中国。钓鱼岛作为日本窃取于中国的领土,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应归还中国。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进一步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日本投降书》则明文接受《波茨坦公告》。从国际法上讲,二战结束后钓鱼岛已重回中国版图。

  藤村称,日本政府正本着“和平稳定地维护管理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这一租借宗旨”,就是否批准登岛展开研究。时事通讯社9日称,政府内部紧张决策,试图拿出“能够让各方面都满意的结论和解释”。

  9月2日,日本东京都调查团乘坐租用的2500吨海难救助船“航洋丸”号抵达钓鱼岛周边海域进行非法调查。日本共同社日前公布了该调查团在钓鱼岛周边海域活动的照片。

  日本海上保安厅今天表示尚未看见中国海监船在钓鱼岛海域出现。有中国专家分析指,一旦中日双方船只同时在钓鱼岛现身不排除会出现小冲突。

  《日本新闻网》引述日本海上保安厅,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的官员指,截至周三清晨尚未见到中国的海监船出现在钓鱼岛周边44公里的范围。根据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讲法,钓鱼岛方圆44公里是日中的领海连接海域,一旦有外来船只进入就会准备采取驱逐行动。

  据日本共同社6日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相关人士当天称,鉴于发生香港“保钓”人士登上尖阁诸岛(即我钓鱼岛)等事件,海上保安厅将追加引进对可疑船只等的监视能力有所提升的4艘最新型大型巡逻船和3架中型直升机。部署地点将于今后研究确定。另外,还将加强驻防鹿儿岛的第10管区海上保安本部的人员和装备,以便可随时对尖阁诸岛周边海域实施增援。这些举措所需要的费用都会列入2013年预算的概算中。

  事实上,日本对钓鱼岛的占据在其国内也长期处于“秘密”状态。1939年日本地理学会出版的《大日本府县别地图并地名大鉴》一书中,关于冲绳部分大小岛屿、乡村、市镇街道及其名称俱全,却没有钓鱼岛,也没有日本人所称的“尖阁诸岛”。

  日本所谓“先占”实为窃取,日本的官方文件即为佐证。1885年及其后数年间,日本冲绳县令秘密“查勘”钓鱼岛后,多次上书中央政府,请求就是否在岛上建立“国标”一事给予指示。当时日本政府对钓鱼岛属于中国心知肚明,故虽存侵占之心,但不敢轻举妄动。尤其是清政府建立总理海军事务衙门、设立台湾省、大力加强海防之后,日本政府更为忌惮,对冲绳县多次下令,“切记目前不可建立国标”。直至甲午战争末期,日本政府见清政府败局已定,认为“今昔形势已殊”,方以“先占”为由对钓鱼岛实施非法侵占。此等趁火打劫的行径实为窃取无疑。

  而中国两艘海监船海监46及海监49据报在昨天已抵达钓鱼岛外围海域,海监东海总队原总副队长郁志荣分析指中国派出海监船可对日本产生震摄作用,中日之间更不排除会发生撞船等小型冲突。

  根据国际法,“先占”的对象只能是无主地,而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绝非什么“无主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最早发现、记载和命名钓鱼岛,最早在钓鱼岛从事生产活动,有史为证。早在明朝,中国已将钓鱼岛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纳入海防区域。至迟在清代,钓鱼岛已被纳入台湾地方政府的行政管辖。清朝1871年出版官方史书《重纂福建通志》,在“台湾府葛玛兰厅(即今台湾省宜兰县)”下明确记有“钓鱼台”。毫无疑问,在日方“发现”之时,幸运飞艇计划钓鱼岛早已纳入中国版图。

  中日之间的紧张关系也引起国际上的关注。英国广播公司(BBC)6日称,中日两国紧张的外交关系已经给日本在中国的汽车销售带来冲击。报道援引日产汽车首席运营官志贺俊之的话称,日本汽车厂商很难在目前形势下举行户外汽车展销活动,8月份的日产汽车销量因此而受到影响。针对此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6日表示,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当前中日关系发展受到严重干扰。要改变目前的状况,日方必须立即停止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错误行为。

  日本在其“购岛”闹剧中,一再宣称拥有钓鱼岛的“主权”,为此炮制出所谓国际法依据,根本的一条就是“先占”。

  为了进一步宣示主权,中央电视台由昨天起开始播出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天气及海洋环境预报。国家海洋局表示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是中国的传统海疆,局方有责任按照中国的《海洋观测预报管理条例》开展钓鱼岛的环境预报工作以维护中国海洋权益,以及确保船只的安全。

  石原慎太郎还鼓动说,下期选举自民党将成为日本第一党,对于这个新政府,最低也要在钓鱼岛上建造避风设施等。他声称要将募捐来的用于购买钓鱼岛的14.6亿日元用于建设钓鱼岛上的渔船避风设施以及无线基站。

  另外,日本内阁官房相关负责人周二向自民党透露,曾在9月7号即决定购岛前3天派出内阁官房和国土交通省的职员登上钓鱼岛调查现状。负责人解释登岛是因为日本政府只有2006年的资料,而为了估算3个岛屿的价格,所以政府官员在海上保安厅协助下登岛并从空中观察确认岛屿状况有无变化。

Copyright © 2014-2016 幸运飞艇 版权所有    冀ICP备13006804号-2